故乡与远方

文/张石英??? fun88乐天使公司人力资源部


?1507854394700019392.jpg


?今日又见雨夜,索性将多日的满肚愁肠泼洒一通。

曾经有朋友问我最喜欢什么的天气,我说是雨天,他不解。其实雨天有种家的味道的,一种跳跃于舌尖心扉无尽缠绵的温馨,一种盛开于蓝天白云间的透彻芬芳。

我不懂汉字的意象学,但我可以推测“家”字就是指一处屋檐下养着牲口的宅子,那里有生活的气息,有爱的充溢。当你离开自己的故土时家就是不再是单纯的宅子,而是一片牵动自己心灵深处的乡邻,这就是家乡了。其实思乡之情真的就像余秋雨说的那样,可以具体到一个河湾,几棵小树,半壁苍苔。窗外雨线密集,我贪婪地回忆着雨中特有的味道,我坦诚我思乡。对于故土的眷念我是无法掩饰的,就像对于雨天的触觉,我是无法躲避的。

上大学之前我喜欢雨,因为雨有种味道叫做“家”,那时我没有离开家,也不用挣扎着去摆脱粘稠的想家之情,只需要去歆享萦绕周边的温馨;上大学后我喜欢雨,因为雨中有种味道叫做“家乡”,此时我踏入了另一片热土,我会陷入无尽的辗转悱恻。也许你会觉得很矛盾,想家就回去吧。其实我也对这种纠结的感觉很感到疑惑,唐代诗人崔颢在《黄鹤楼》一诗中唱出了这种模糊的愁肠——“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崔颢不可以回家,他回家后这种思乡的韵味就消散了。我没有必要去效仿崔颢,但却在今天这个雨夜感悟到了。余秋雨在《乡关何处》一文中说过游子的思乡之情既是具体又是不具体的,但是游子一旦回到家乡就要匆忙的离去,因为他会怀疑自己日夜苦苦思念的家乡就是这样的,就如品读过一句感性的诗歌后突然见到一幅逼真的画面,顿时诗意消散,仿佛刚才品读的诗句只是无味的汉字语言垒砌。所以家是用来思的,不是用来回的。这种说法似乎有些矫情,但有的人一辈子也无法领悟。

回忆自己对雨的味道的品析,那是无数个坐在书桌前的雨天的冲积的。书桌临窗,窗外有颗不知名的大树,雨来之前会有风吹落叶响,雨来之时会有二三只不知名的鸟儿立于枝头哀叫。我一直认为那是哀叫或者痛哭,因为我在室内悠闲,它们在室外淋雨。此时雨的味道就如窖藏的美酒,一股油然而生的醇香腾空升起,打着旋,流动萦绕在秀发、耳鬓。伸出舌尖细细品味,这不就是家的味道吗?

大一刚来学校时,也是飘着雨,我和父亲相伴走在校园内。我明白自己可能很多年不会再回那个第一次的给我无尽温馨的家园,这些年家中变故,我也不断给自己定位,所以家曾迁徙于湖北、广西、海南、广东四省。但我知道不管空间、时间怎么变化,心属的家永远是最原始的意象:一处屋檐下养着牲口的宅子,那里有生活的气息,有爱的充溢。哪里有父母哪里就是家,家永远随着父母辗转,而不是随着老宅定位。

中国人有个观念叫做落叶归根,毕竟独在异乡为异客,异乡的山水是青涩的,异乡的生活是脆弱的。在异乡生活是被同化的过程,一旦不愿意被同化就会有乡愁。乡愁越浓,越不敢回去,越不敢回去越是愿意被思乡之情包裹。我思乡但我没必要回乡,我享受雨夜的寂静,因为雨中的味道叫做家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